長幺

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这几天基本都能日更


我最大努力了w


【生非】上瘾(双罗\abo\NC17一发完)

※ 罗浮生x罗非

※ 第一次写abo+pwp,见谅(这次是重发)

※ 梗来自阿想的图

他被压在桌子上,男孩的吻如雨后春笋般落在他的后颈。罗浮生这才舍得去拽人的皮带,手指连逗弄带着几分恶劣的使坏,最终还是慢慢剥下了隔开两人的最后一层外衣。

他低头俯身,便有温热的气息吐在罗非的耳畔

“要验收一下教学成果吗,老师。”






评论链接❗❗❗

今日份和虎宵宵 @虎宵 的面基www

抓了八个娃娃还吃了火锅撸猫猫ヽ(´・д・`)ノ

超级快乐wwww

独乐了不如众乐乐


虎宵:

我是放屁小狗

【朱白】居北幼儿园 1

居北幼儿园

*  本来不想写文,阿想天天催我,我就写了

*  @我是阿想 是连载

*  我还想继续跑路

1

今天是白宇来任教的第一天,男人从一大堆的招聘文表pass掉了一堆毛毛,沈大山,赵大河这样稀奇古怪的幼儿园名称,并最终确定了这所蔚蓝希望幼儿园。白宇有一种预感,他的生活会如它的名字一样,充满着无限可能。


但当白宇推开芒果班的大门的时候,吵杂的幼儿吵闹声,被丢的到处都是的水彩笔,小朋友们在教室里嬉戏打闹完全乱成了一锅粥,白宇甚至看到 有个小朋友已经拿起了木剑。


“那个放下!还有你,不许吃小汽车!!”


新的一天,白老师感觉到了新的悲伤。



2

把小家伙们聚在一起可真的不容易,白宇好不容易摆好了一排排小桌子再耐着性子弯下腰去一个一个把他们安置到座位上,光是这一过程就足足花费了半个小时。


好在一切也不算是没有收获,起码白宇已经了解到了关于他们的一些事情。


第一排那个自己拿蜡笔画上歪歪扭扭小胡子的孩子是赵云澜,性子顽皮,刚刚就是他在教室的墙壁上进行创作的,看起来是这个班的孩子王。而坐他身边朝自己摆鬼脸的小家伙是杨修贤,长得倒是可爱,就是不听管教,刚刚白宇足足和他绕着教室跑了三圈才把人抓到座位上,和赵云澜棒棒糖交易后才能放心的离开。



坐在一起看书写作的孩子分别是牧歌和罗非,都是喜欢安静的性格。从刚刚起白宇就已经注意到了他俩,是似乎是教室里唯二没有参与大乱斗的乖宝宝。他们身后正在给眼镜小男孩喋喋不休的,头发有点自来卷的是伯力,另一个则是尤东东。伯力似乎是从草原来的孩子,很有男子汉气概,经常保护着同桌那个切切诺诺的小男孩尤东东不受来自后桌的捣蛋双子谢南翔和章远的骚扰。



“看起来大家都坐好啦,那你们今天想去玩什么啊。”白宇想起员工指导手册上的第三项,这个时间应该正好是他们活动出去玩的时候。“但前提是你们要乖乖的哦。”


“去找椰子班,然后一起去活动!”他们几乎是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的,软软糯糯的声音以及未开发的声线让白宇觉得这群小家伙就像裹着糖浆的巧克力棒,在自己心尖儿蹦跳着裹上榛子碎。


看着现在安静如鸡眨巴眨巴小眼睛似乎都在等着外出的小朋友们,白宇眯起眼,露出今天唯一一个最舒心的笑容。



于是他把小朋友们排成了毛毛虫长队,蓝色幼儿服和暖黄色的小黄鸭帽子。他们偶尔交头接耳几句然后咯咯笑起来,等待着白宇敲响椰子班的大门。


椰子班就在芒果班的对面,白宇整了整衣服和头发,心里盘算着怎么给同事留下一个好印象。因为幼教大部分都是女孩子从事,白宇一个男孩已经算是实属难得。于是他精心准备了一个小兔子玩偶挂饰准备当做礼物,此时正安静的躺在了自己的口袋中。


门却先开了。




3

白宇仅仅只是做了个想要敲门的动作,没想到门就已经从里面被拉开。相较于自己这边的安静,那群小朋友显然要更为吵闹一些,好不容易有个稳重的想要掌控全局,却在看向自己的队伍后扑的红了脸,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过白宇已经管不了这些了,因为他已经被美色冲昏了头脑,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领队的老师很年轻,看样子不过二十出头。桃花眼,高鼻梁,薄嘴唇,男人似乎结合了世间山川中所有的绝色,皮肤白嫩的可以看见那隐藏在皮肤下如树冠般扩散的血管。他身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幼教服,嘴唇微抿,眉眼温柔。尽管被他抱在怀里,穿的像个绿豆一样的小朋友还在想着跟下面威风八面的小皮马甲男孩打口水战,他却总是能处变不惊,甚至朝自己笑着伸出了手。



“你就是新来的老师吧,我是朱一龙,是椰子班的老师。”



门里门外,白宇在上班的第一天,对他的新同事一见钟情。



——TBC

我们居居班不是毛猴班

以及说突厥班那个过分了啊

我没有事啊还活着啊小朋友不要担心啦

我只是最近状态不好

会努力调整好自己回来写作的

我最舍不得的,也是你们呀

若安R·A:

!燃燃冲鸭⭐✨✨

白隐鹤子:

或许有人找俺约稿嘛。。想给毕设攒点钱😭😭😭价格都在图里了 球球金主看看我✌或许给个小蓝手吧❤❤❤

至此,停笔

不退圈,只是这段时间不写了

取关随意

我走啦,照顾好自己

我不能保护我的小朋友们啦

网瘾少年拢龙x肉体治疗师北北


“龙哥,你说这游戏有啥好玩的,整天就哒哒哒的打枪。”


“你玩我吧。”

“没关系,我都不在乎的。”

我是这么对心中那个站在万丈高楼之巅,瘦弱身影显得摇摇欲坠仿佛下一秒就会失重彻底解脱的那个自己说的。我望着她,记不得自己是不是满脸泪痕,又曾否如同她一样颤抖着双手

“坚持一下,世界就会不一样吧。”


“凡尘俗世中,你一定要做最真实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