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幺

山水一程,三生有幸

喜欢风月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 @无非风月

无非风月:

 @長幺 老师写的双杨的


狐仙贤贤

【巍澜衍生/双杨】狐狸仙君 番外


*  正篇见千秋万世本子收录,本子群主页扫二维码,特典内容包你眼花缭乱收获幸福

*  梗是来自看盗盗 @消失的盗孑 的小fu狸

*  家庭妇男摄影师x  粘人贪欢狐狸仙君



杨修贤又顶着他的狐狸耳朵站在了厨房门口,他身上只穿了件白色短T,还是从胡杨柜子里翻出来的他大学时候的旧衣裳。于是下身照例打着空,衣服下摆也只堪堪遮到了大腿根,露出一双白腿和光裸的脚丫来。火红色的毛绒尾巴在他身后小幅度摆动着,一双眸子眨巴眨巴瞅着人显得有几分可怜兮兮。



“胡杨。”明明男人的沙哑嗓音低沉又性感,偏偏喊他却软下了几分。



胡杨穿着粉红色小母鸡围裙正在厨房熬猪骨汤,对自己家的倒霉主儿又凑过来卖惨这一行径已经显得习以为常。于是十分平静的转过头来抱胸盯着他,话语中都是一股子无可奈何。



“杨修贤,你又变不回去了?”



只见赤脚的狐狸仙君小鸡啄米一样快速点了几下头,一双耳朵也跟着在头顶晃来晃去不知道的看了也许还会以为谁是什么情趣现场,居家妇男强上了来人间游玩的小狐妖,让胡杨忍不住有些想入非非。



可事实自然并非如此,败下阵来的胡杨先生正认命的打横抱起人,而后者则有些沾沾自喜楼住人的脖颈,在怀里蹭起痒来。尾巴绕上他的的腕子,颇有些愉悦的贴着人的心口晃动。



“早就告诉你了少吃点糖,你偏不听,这下又得明天才能好了。”连三界中都鼎鼎有名的狐狸仙君,致命弱点却是食了糖就换不了形体用不了法术,说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可杨修贤却偏偏不以为然似的,他天生嗜甜,逮着胡杨看不见的空档就偷偷往嘴里塞,惹的胡杨是又气又没有法子,只好把人抱在床上日一顿弄到红着眼眶认错求饶才好,可第二天照例也是忘得一干二净,记不住的。



“要怪就怪人不该发明糖这种东西。”杨修贤舔了舔唇,上面还残存着一丝的芒果硬糖的味道。“怎么能怪得了我。”



胡杨快要被人这歪门邪理打败,假装生气道“就你嘴贫,哪天丢了性命也不知道,到时候又要让我像上次那样给你掉下许多伤心泪来吗?”



上次的事两人都是心惊胆战的,哪次提起都是胡杨戳心窝子的痛,于是杨修贤这才乖乖不再吭声,而是凑上去贴着人脸乖乖献了个吻,湿漉漉的唇瓣贴着人的肌肤,留下一个口水印子来。



“怎么样。”他故意晃了晃尾巴,以为这样就能让胡杨消了气,连着头顶的耳朵都跟着轻微耸动起来,眼里带着狡黠盯着人微醺般的耳廓,从而错过了人眼中一闪而过的某种冲动欲望。




不过有一点杨修贤说的到没错,胡杨果真顾不得生气了,因为眼下又更紧急的情况等着他解决。



我们的小摄影师—————勃。起了。


FIN



今晚搞搞豆丁巍澜

牵牵手就算怀孕什么的🙈 @木小树

高亮❗❗❗❗

买本入群,群内会提前透露本子进程特典等,且会统计最低本数

昨晚大噶老福特都崩了现在重发一下

想买本的可以进群啾咪

悄咪咪发个印调

请大噶一定买这个老师的本子
最好买三本
一本看
一本收藏
一本用来看到忍不住眼泪时撕

咖喱咖喱呀:

因为自己还是蛮想留作个纪念的,所以纠结了很久,还是想来问一问关于出本的事情🙏🏻现在初步的想法是收录《斯德哥尔摩情人》全文和《旧梦》,然后其他衍生短篇我还不知道要不要一起放进一个本里,我再纠结下(┌゚д゚)┌(大家也可以给点建议哈哈哈,我纠结狂来着)




但是如果印调数量太少就不印了,那样成本会很高,我也不想最后本子出来售价太贵惹




再如果,最后能成的话,本子里会新增未公开番外(懒癌患者最后的倔强),再印少少量不通贩的rps本当赠品送




确定想要购买的在评论里留“1”就好啦,只统计带“1”的楼层昂~




这条会置顶一阵子,大家一定要谨慎考虑鸭!!




啾啾啾!




【希望lof手下留情不要限流辽】

【朱白朱无差】 网恋对象好像不是人怎么办 (上)

为爱流眼泪

还好还好:

RPS预警 朱白朱无差   


是个人类宇x龙人居的泥石流脑洞扩写,居然还分了个上下我自己都惊呆了。


梗来源于万万问我想看什么发型的龙龙,我“狂霸酷炫拽的。” 


居居设定大致参考ff14里的龙男体型,但是会飞。


沙雕是我的ooc也是我的 画手写文 谨慎观看


 


 


1.


朱一龙是一条龙,生得很漂亮的那种,小时候经常被穿上个小裙扎上个小辫,也不会有什么违和感。但是随着他年龄的增长,身为龙的特征也开始逐渐在他身上显现,头上的角也从一个小尖尖发育的比其他同龄龙都要大。


 


啧,看起来就很扎手。


 


其他的龙龙们也总是说能长出这样犄角的龙都不是什么好龙,是会打架的坏龙。


 


“可是我也不会去打架呀。”朱一龙听到这些话后摸了摸自己头上的角,心里想。


 


身为一只自认为有生理缺陷的龙,朱一龙对于化形的渴望自然也比其他的龙更强烈一些。在别的同龄龙都在用尾巴挖土玩泥巴的时候,他就已经学会了自己躲在小房间里练习如何化形,尽管从来没有成功过。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他成年,成年后的他才发现,原来化形这个东西居然是个被动技能,长大了,自然也就会了。


 


要说哪里还有点不满,大概就是白瞎了小时候那些能出去玩的好时光。 


 


刚学会化形的那一段时间,朱一龙觉得自己就像完成了一个龙生的大目标,生活一下子就没有了动力,就连火锅吃起来都没有以前香了,只有每天换一个发型才能调动起一点情绪。


 


朱一龙觉得这不行,这不可以,一个正经龙怎么能够没有一点追求呢。


 


他把目光转向了高科技。电脑,启动!结果却是正经的技能还没怎么学会,游戏倒是磕磕绊绊的会打一些了。 


 


白宇第一次在游戏里看到朱一龙就是他的角色端着把枪可劲儿的往前莽。


 


“嚯,这是哪家地主的傻儿子。”这是他对朱一龙的第一印象。


 


但是当朱一龙第十一次从白宇躲藏的地方拿着枪突突出去之后,白宇觉得他忍不了了,他觉得他的灵魂都在发出疑问,我的天!凭什么我要受这样的罪??不就是想赢个游戏吗??这难道有错吗??? 


 


不管对方是不是地主家的,也不管究竟是不是傻儿子,白宇都决定要找他进行一次灵魂上最深刻的谈话,是会刻下印子的那种。 


 


只可惜出师不利,白宇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麦,既然不能用声音直击大兄弟的灵魂,那只好靠文字来表达自己急切沟通的心情。



“大兄弟,我跟你商量个事儿行吗?”


“大兄弟,我跟你商量个事儿行吗?”


“大兄弟,我跟你商量个事儿行吗?”


“大兄弟,我跟你商量个事儿行吗?”


“大兄弟,我跟你商量个事儿行吗?”



白宇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控制不住自己刷屏的手,就在他觉得没戏了的时候,近聊频道总算有了回应。 



“?” 


 


太好了,不是个AI。



“大兄弟,你能不能别老跟着我啊?”


“你跟着我也行,那你能不能跟在我后面乖乖的别乱跑乱开枪啊?”


“我真的就想赢把游戏”


“我愿望很简单的!”



白宇噼里啪啦打完这几句话,就杵在原地等着对方有所动作,结果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个回应。 


这是怎么了呢。白宇一拍大腿,完了,这大兄弟别不是个充电的吧。



“嗨?朋友你还在吗?”


“成不成给个回话儿呗”


“那你要不理我我也没辙,我就权当是带汉吃鸡了”




“我没有。”


 


噢,他说他没有。 


 


白宇觉得自己等了这么半天就等来了三个没卵用的汉字,有些难受。 


 


而朱一龙这边也确实是想不通他的队友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些话,愣是思考了半天才不熟练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凑出了这三个字,结尾还不忘加个标点符号,严谨。 



白宇觉得自己还能再挣扎一下。



“啊...那啥,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那咱们打个商量,折个中。”


“我让你冲的时候你再冲,我没说话的时候你就先养精蓄锐一下,成不成?” 



话一发出去,白宇就看到对面的小人又不动了。这么一来二去的,他竟然也算是灵性的悟到了点什么,只要他一说话,对方就绝对不会再没了边的乱跑乱突突。 


 


自从发现了这点,白宇每次找好掩护地点准备猫着的时候,都会先给朱一龙发上那么二三四五条消息,要是他回复完了还没到冲的时候,那就再发个三四五六条消息,反正自己打字快,对方倒也不会不回他。白宇觉得自己可真是太聪明了,自救能力太强了,还有那么一丢丢坏。


 


至于后来白宇问到朱一龙对他的第一印象,朱一龙一边推搡着他一边笑着回应“这个人怎么那么话痨啊”,那都是后话了。 


 


摸索出套路的白宇后面的游戏体验竟然还不错,靠着这点小技巧也算是和朱一龙有了些配合。下线之前白宇想了想,还是加了朱一龙的好友。 



 


2.


 


朱一龙在这个游戏上从不社交,好友列表里孤零零的只躺着一个白宇。白宇上线了,白宇下线了,白宇正在游戏中,他都看的一清二楚。还有,白宇邀请他一起游戏—— 



“诶,那个,兄弟,上回我是没找着麦。”


“这次我找着啦!咱们可以不用打字交流了。”



对面突然传来的分贝让朱一龙吓的弹了起来,手忙脚乱的赶紧找到个麦戴上,因为带的太急还磕了一下没来得及收起的角,疼的他倒吸一口气。



“嗯。”



朱一龙清了清嗓子,吐出了一个单音节。



“那?你怎么称呼啊,老叫你大兄弟感觉不太好吧。”



“朱一龙。”



“哇,兄弟,你真名不会就叫这个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啊。”


“你呢?”



“........”


“我..??我...???呃.....白宇????”



白宇有点懵,这怎么就开始报上大名了呢,还那么理直气壮的。他原本只是想问个外号什么的方便称呼,结果现在搞得跟相亲对象儿互换名字似的,怪严肃的,好像下一秒就该问你家房车情况了。



“咳..那我就管你叫..叫龙哥吧,龙哥!怎么样!”



自己起的话题,跪着也要接下去,白宇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



“好啊。”


“那我管你叫什么?”



“嗨,你随便叫!我都可以!我不挑!”



朱一龙是个没什么想象力的龙,一时之间想不出白宇这两个字究竟是要舍弃白还是宇,究竟前面加个小,还是后面加个哥,如果把两个字都叫全好像又显得太过于生疏正经,当然他们本来也没有多熟就是了。 


 


白宇听着朱一龙那边没了声响,以为是他不好意思开口,毕竟听着他说话语气温温柔柔的,句子也不长,感觉是个害羞的小男孩儿,就是说话的方式老干部了些。



“那什么,龙哥,到时候你记得听我指挥啊,千万别自己一个人再冲出去了。” 



“好,都听你的。”朱一龙顿了顿,笑道:“小白 。”



这人笑起来的时候声音还挺好听。白宇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觉着里面的东西好像跳的比平时快了那么一点儿,不过跳归跳,突然被一个自己觉得像弟弟的人叫的小白还是要找补一下的——



“诶,怎么就是小白啊!你又不知道我年龄,那万一,我比你大呢。” 



“啊?应该不会吧。”



“怎么不会啊!没准儿你还得喊我一声哥哥呢。”



“按你们人类的年为单位计算的话,我应该是比你大的。是你要叫我哥哥的。” 



“哈哈哈哈哈我的天!还按我们人类,请问你是什么远古的生物吗?来话筒给你,三皇五帝你见过没,有没有和他们手拉手进行过友好交流啊!”



“那...那也没有那么早啊...” 



朱一龙有点委屈,自己可能是活的比白宇久了一点,但是怎么说好歹也是个近现代的龙,哪来的机会认识什么三皇五帝。硬要说也就是赶上了个开国大典,还是在他很小的时候。



“你不是说你不挑的吗。”



朱一龙晃了晃鼠标,把人物角色转了个身,枪口对向了白宇。



“诶,别别别别——”


“哥哥,哥哥,我管你叫哥哥。”



见好就收这个道理白宇还是懂的,他也不是斤斤计较一个称呼,不过是想要逗一逗朱一龙,就像手里拿了个逗猫棒,总要派上点用处才甘心。 


 


至此以后,白宇在游戏里有事没事就喜欢喊朱一龙哥哥,打人了要喊,被打了要喊,让朱一龙救他的时候更要喊。朱一龙不懂一个成年男性怎么就那么喜欢喊叠词,也不嫌羞。甚至还为此问了问经常和人类接触的龙,是不是人类都那么喜欢这样讲话。


 


你可别是有点毛病吧。那只龙这么回答他。


 


tbc.


 


 


万万想看,就写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干啥系列。


原谅我破音破到哭(平时真的不是这样的

可怎么办呢

我一个从学校请假的高二党,高铁地铁两个小时,站了五个小时,到现在脚跟身体哪里都痛 ,不敢吃饭也特别特别饿。可看到你一瞬间都释然了

因为是你,所以值得呜呜

林风章远/罗浮生韩沉狗血替身脑洞

杀手罗浮生爱上了路边逗猫的高中生章远,麻木的世界出现了一丝光亮

可章远的世界不止有他,他可以迎着光开怀大笑,可以和朋友打作一团。他最好的朋友是乐队的鼓手林风,少年的白衬衫干净整洁,是罗浮生永远都不会有的样子。

他只敢在暗处看着这个骄傲的男孩,生怕自己玷污这份纯粹。大雨把这座城市倾覆,罗浮生站在暗巷里,对面的7-11便利店已经有不少年历史了。昏黄的灯光下,那顶红色的雨伞里,他看见林风亲吻章远,贴上那罗浮生朝思暮想的柔软嘴唇。

这是罗浮生第一次输的一塌糊涂。

“所以,这就是你自首的原因?”韩沉在桌子对面坐着笔录,职业杀手为爱痴狂以至于自首,这可像极了八点档的黄金狗血剧。

“当然不是,警官。”罗浮生忽然笑了“你知不知道你长得很像一个人。”